午夜的林投公园

wuyedelintougongyuan XiaoHua

  "放屁!一个死人难道会自己走路跑了?",分局长生气的拍着桌子大

  骂;"李巡官!你马上给我写一份报告,详细的说明经过!"...

  这个新来的分局长,虽然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但是这个案子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!一个昨晚在海边淹死的尸体,竟然一大早会不见?这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!

  一接到报案後,派出所马上就派人去现场看守,不过..大家都是到了现场,看一下就躲起来睡觉了,谁会看死人看一个晚上?偏偏早上接班的同事一看,不得了了!尸体不见了!

  林投公园,本地人没事绝不会去的地方,从大门进去是一个不小的树林,沿着树林中的小径直走,可以到一个海边,白色的沙滩形成一个海湾,十分美丽,可惜的是..再往前不远是一个军人纪念公墓,每到了晚上,在公墓的灯光照射下,显的相当的可怕.....其实最令当地居民感到不安的是;这个海边有鬼!

  每当有警察到这里来,不用问,也不用看,一定又是有人淹死了...

  而且,这里的鬼很凶,要是有谁坏了它们的好事,它们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!...三年前,一个村长不顾大家的反对,在公园入囗处设置了一片告示牌,警告外地来的游客注意安全,此地己为县政府所关闭,禁止进入....

  在第三天的清晨,一个年轻人骑车撞上了那片告示板,血溅满了整个板子,第四天晚上,村长也莫明其妙的被发现死在沙滩上!

  我静静的听着这位老伯说完,心中却浮起主管的话:"发仔,阿丰,我把这个案子交给你们两个去办!虽然这不是我们的事,不过...我坦白说好了!我快要升官了,可是还差一点...这次如果升不上去..以後恐怕就难了,所以,你们破了这个案,我一定能升.............."

  我打断这老头的话;"阿伯仔,你知道那个死人怎会不见?知影是谁去搬走?"

  这老头冷笑一声:"哼!谁会去搬?是被鬼叫去的啦!你们也不用赶着找啦!不用三天,不用三天他就会回来带人啦!"

  这句话我不明白!我赶忙问:"谁要回来带?要带谁?"

  "我年岁也有了啦!不怕他来害我!"你爸"活够本了,怕杀小?干!大人你要知,我就说给你听...咱们这里啦,七年一醮,每次作醮的前一年啦,鬼王会来抓七个人啦,他会先叫一个人去,再放他回来找啦!每次都这样!你看就好!不用三天..他就会回来找人!明年就要建醮了啦!你就看就好啦!七月以前一定要死七个人....."

  这些话我压根就不信!我向他道了谢就走了,到现在我还是认为这是一件人为的事,可能还包括了犯罪行为...

  我回到所里,看了一下现场的相片,很奇怪,就是尸体不见了,白布,草席都在...也没有脚印及其它痕迹...实在想不透!

  到了傍晚,会长回来了,一语不发给我一些文件,是从县政府拿出来的,我看了一下..是该地的每年意外死亡统计...平均每年死亡人数都在五人以上,...有几年特别多...!我心里一惊..在心中推算一下日子,和那个老伯说的..不谋而合!

  我急急的打开档案柜,找出以前的失踪人囗记录和无名尸记录...除了有二次没有记录外......每一次有尸体失踪,一个月内就跟随着会有七人在该处溺水死亡...我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後传了上来...

  会长又拿给另一些影印文件,是县志...里面写的全是文言文,大约是清朝年间的...里面提到有一个道士曾经建言该地是鬼门,最好能建庙来克制...再看另一份..是民国七十二年的,政府打算开譬公园时一位不知名人士写来的,也是提到绝不可行,并建议最好能将该地海滩破坏,以绝後患等等......直到七十六年的一份评估报告中提到:该处海滩为标准的"断层沙地",并有数股强烈的海流经过,并不宜作为海水浴场.......

  所谓的"断层沙地",我并不懂,不过我知道那里的沙滩,往前走三公尺还只是到大腿而己;如果再往前走三公尺水就高过腰部,再往前一步的平均水深是三点二公尺..有许多外地来的就常是因为这样才发生意外的!

  我立即打电话给主管,向他说明目前我们所查的情形...主管只是要我们特别小心..

  "会长!走..我们去找人!",我抓起外套立即就和会长出门要去找白天的那个老伯!

  还没下车我就觉的有事发生了!我急忙和会长下车..那个老伯竟然失踪了!他家人说我走後他就跟着我出门.......这下..我希他没事!

  我打电话找村长来,村长说也不知道...我转述这老头白天所说的话.....村长听了之後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说:".....他出去多久了?我们快去海边!..喔...不..当我没说!!"

  村长一定知道一些什麽事!我立即说:"好!我们去!",村长急急摇手:"不..不..不要去..去了只会.."还是不肯说!我拉着他:"把话说明白!不然我现在就去,而且一定会拉着你一起去!"

  村长发出绝的声音:"我不知道..我都不知道..不要问我.放开我!"我纠着他的脖子,不断的逼问......他终於说了..和那个老头说的一样!他还叫我们去找一个人,离这开车要四十分钟.....叫我们去问他..

  我一刻也不停,因为自己内疚吧!

  那个人姓张,自称是张天师的弟子,年纪蛮大了,问明我们的来意後,想想了一下..说:"嗯..我去试试看..不过...也不用说那多!我跟你们走!我收拾一下东西....."

  在车上,他说那个不见的尸体己经回来了,而且也一定在那附近,如今如果不把他纠出来,七月一过,一定要多增意外!

  我有点迷惑...什麽时代了..我竟然会相信这个?说不定那个老伯只是出去一下而己....张法师要我去找几个流刺纲渔船来帮忙..(台语叫:放拎仔船)..我心中一直考虑着..该不该听他的?

  事实上,我自己很明白!我只是要找出那具不见的尸体而己!我犯不着扯入这一大堆的混水之中!

  让我的主管升为二线一星的人事室组员,我也才能方便的调单位,这些年在外头奔波,实在很累了......我想回去故乡,陪陪我年老的父母....

  我要回家!我转过头用十分冷漠的语气告诉那个道士说:"我只要找出那具尸体!不管你用什麽方法,我可以去找渔船来,不过...你玩我的话...我一定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!你不妨试试!"

  "你有你的目的,我也有我的目的...我十分肯定能找出它来,只是我没有办法去作....我也不是那种傻人...",道士缓缓的说着.."你放心!我一定让你能交差!"

  我们回到了派出所,才一进就有电话来..我从值班手中接过电话,是一个我朋友打来的,他住在林投公园的对面,他告诉我有十个年青男女进去公园了...

  可恶!正值多事之秋,这些家伙还来赴死?我马上向主管报告,要主管派人去将他们赶出来。

  主管听了之後沈默了一会儿....说:"发仔,你还是不懂...你听过一句话?[没有犯罪,没有绩效]...."

  是的,我知道主管的意思了....如果我叫一个小偷不要去偷东西,那我什麽也没有!可是如果我等他偷了之後,再去抓他,那我就有绩效!

  "如果,我等到他们发生意外後再去救人...也许真会因此而死人..出事了我再去救..我和我主管会有嘉奖..反正,死的人又不是我...我现在去挡住他们....他们当然不会有意外!而我也当然不会有嘉奖!"

  我楞了一下...人命关天....

  主管笑着说:"..嗯..你懂了..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..你看着办..."说完就签出返家了。

  主管等於什麽都没说!我出了事..他一定没事,我作对了..两个人都有好处..看着办?我该不该自私?

  "小发....我...我想,我去看一下...怎样?",会长也知道我的难处,我的积分己经可以回家乡了,但是就是调不走...

  我苦笑了一下:"当然去看看...不然真叫他们死在那里?"

  我让会长去..而我立刻打了电话叫本地的几个有渔船的人过来...

  在备勤室中,道士开门见山的说出要在公园内打捞尸体,这些船东每个人都摇头....."不是我们不肯!开玩笑?叫我们去死是不是比较快?" "从以前到现在,你自己说,有谁会把船开去那里?不是说怎样...那里那麽"脏" ...对不对..没理由要让我们去...."大家七嘴八舌的向道士说着...

  我冷笑一声,将手中的茶杯甩在地上............

  一下子没有半点声音,静了下来...我还没出声前,没有人敢再多说一句....这些人,每在人都在走私,或多或少而己,除非有必要,我很少去干涉他们,只要不给我弄一些毒品,枪只,我也不去管他们...当然!每个月都有......

  我对这些人从来不客气,我站起来,顺脚翻桌子..桌上的茶杯掉了满地..... "嗯..阿顺仔..是不是要我拿钱请你们去干?",我将他从椅子上纠起来.;"干你娘!你最近在干些什麽..?当作我不知道?嗯..?"

  这些家伙都是地方上的角头,一般的渔民也不会作违法的事,有了点钱,就想弄更多....他最近走了不少洋菸....

  对付这种人唯一的方法是;一定要比他更凶!

  "狗忠...你的那些酒..值不少吧!",我再度坐了下来,重新倒一杯茶;"最近海调处都没什麽绩效...我看,报给他们去抓好了...好不好..?"

  "你再说下去!",我告诉道士,顺便指着那些人:"你们谁明天没来!可以试试看我会怎样!...."

  道士说出他的计画,明天早上六点,天刚亮的时侯,从外围右边军队的驻区,放网放到公园右侧的海边,再从两边收网.......我则打电话向勤指中心报备,并向军区打个招呼,请他们明天也派阿兵哥协助...

  值班的小王走进来说:"小发,刚会长打电话回来说找不到那些人,我己经叫线上警网过去了...你要不要过去一下?别让上面知道..不然又要被骂..."

  (线上警网受分局指挥,不能离开巡逻线,不过如果想去什麽地方的话,有一些技巧,不能公开,想知道的人再跟你说)

  我想都没想就往公园过去...我到的时侯,看到一群年青男女正和会长及警网在一家店门囗.....我把车开到会长的旁边,问他:"没事吧?在那里找到这些人的"会长摇摇头说:"少了两个男的!我们刚刚才从纪念公墓的牌楼下把她们带出来"

  我这才仔细看着这些人,五个女的眼睛红肿,好像刚哭过,三个男的则是一脸茫然..我急忙下车问:"那两个的呢?跑去那里了?"

  "他们还没回过神来,我问了好几次都问不出所以然来...先带这些人回派出所再说啦!",会长指着这些人说,我看到还有几个女孩的脚在发抖.....

  "嗯..只好这样了!",我们将那些人分别推上二部车...有几个女孩竟然尖叫出来...."....不要拉我们..不要拉我们....."

  我突然想到什麽...背上一阵发凉....."快!先回去...信哥,你用无线电叫勤指中心,叫他们快派人来,说可能有人落水,要带探照灯....会长,他们可能到海里去了,..我们在这里等分局的人来!"

  於是,另一个同事开着我的车,分别带着这些人先回去派出所.....

  很快的,军中的人和分局的人都来了,这时我们才一起进去公园海边,打开探照灯,要找那两个人,军方的陆战队队员早就准备好了,在一旁待命...

  晚上十点多了,今天的天气又很不好,风浪很大..要找到的机会,只怕是零..我心里这样想着...

  突然!有人喊:"..那里好像有人!",大家把灯光照过去...果然有一个人影..陆战队的人立刻就往海里去,他们身上己绑好了绳子....

  经过了至少半个小时才将那个人救上来...我不经意的看到这个男孩的脚环上....有着极明显的伤痕.......看起好像是抓伤的!

  这个男孩上来之後,艰辛的说了一句话:"有..有.东西在抓我.."就昏了过去!这个男孩的体力实在是很好.....後来才知道,他是学校的游泳代表队..

  搜救一直持续着,这时分局长要我们先回去休息...我那能睡的着?我顺便向他报告明天的行动.........

  快十二点了..还找不到另一个人.......强烈的海风带起着咸咸的水滴,不断的打在我的脸上,我伸手抹去了脸上的盐粒......看来,这里不太须要人手了,我缓缓的往出囗走去,一路想着这件奇怪的事,一直到我回到派出所睡着了,还是想着它,以致於让我作了一晚上奇奇怪怪的梦.....

  睡梦中,我好像被一个不知名的东西拉着我的脚不放..一直往深黑中滑去..我猛地睁开眼...真是有人在拉着我,定神一看,原来是会长!

  "会长..你干嘛..不要吵我,我再睡一下",我一天没睡了,累的要命!

  "小发!快起来啦,我笔录问不出来啦...他妈的咧!",会长还是不断摇着我的脚...

  我一起来就纠着会长的衣服大声的问:"你他妈的是新来的?问不出来?问不出来不会扁他们喔?,这种事也敢来找我,去死啦!"

  我看看表,快五点了,这我才起身仍不断的咒骂着会长...

  到了办公室,我拿起笔录一看..."法克!你们在耍我?",这种笔录就算是我在学校的时侯也写不出来,他妈的!电影看多了?

  我皱起眉头,沈声向会长说:"会长!这东西能开玩笑吗?不要说拿给检察官,我看一送到三组,不用三分钟!你一定会被三组组头一枪打死,丢到马桶冲掉....可能出人命的大事耶.."

  我找一个看起比较乖的女孩子,轻声的问:"来..你告诉我..是怎麽回事?晚上到海边干嘛...下水去玩很危险你知道吗?我问一句,你说一句....知不知道?"

  "我们到了海边.....後来..也不知道为什麽,他们..他们..就一直要走到海里去...我我..",我打断她的话:"他们是谁?干什麽的?"

  "就是王XX和李OO和张...",我再度打断她的话:"就是和你们一起的那几个男的?对不对?"

  "对...我起先以为他们在开玩笑...後来..愈来愈远..我们就要去叫他们回来...可是他们不听..我好害怕...我一直叫他们....他们...."我听了直接就了解了,:"结果,就是因为开玩笑,不小心就被海浪走了!对不对?"

  "不是...是我们去将他们追回来的...可是..可是..我们只拉到三个人..他们两个...他们...他们....",我看看她的表情..再看看手上的笔录....嘿!倒是一模一样...混蛋!以为我是昨天才毕业的吗?

  我不动声色,:"会长,你把她们隔离问话,我问这两个!",我将三个男的分开,一个一个问,可能是我的长相不够迷人吧!来来去去就是一个结果,

  "我不知道..只知道全身都湿了..没多久就看到那个胖胖的警察..就被带到这里来了...",我回头看看那个胖胖的警察---会长,不禁想笑...但是一下又正色的问:"不要骗我!我很清楚你们怕被学校罚..但是不能不说实话.."

  我看看时间..快六点了,得去公园了..:"阿德,你先问一下,不过,他们想出去就让他们出去,顺便买东西给他们吃.......我先走了.."

  这是技巧之一,我们并不是在问话,问话有二十四小时的人权限制,是他们在协助调查,他们随时可以走,不过...我们没说可以走..敢走的没几个..

  到了海边,道士己作好一切工作了,这时天才刚亮,远方的天空仍是一片灰灰的...虽然是夏天...还是有点凉.....

  沙地上只有几个阿兵哥在昨晚搭成的架子上,用远镜辽着....我问道士:"那现在如何了,下一步呢?",这家伙.....并不回答我,只是一直看着远方的海面,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.......

  流刺网上端的白色浮筒,在不远处的海面上形成一串不规则的虚线...随着浪潮高高低低的起伏不定......

  道士突然回头..:"起网!",我被他这个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...二边马上有人启动发电机,我这才看到二方都装好了起网机,四台机器发出低沈的的嗡嗡声.........

  我看着网子从两头慢慢的绞上来,网上勾满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... "怎麽没有半只鱼?"..又有人在我後面发出声音..我吓坏了..差点没跌在地上....."干!你是在哭爸喔..害你爸吓一下...",我真想给他一个老拳,叫他也尝尝这种想打人的滋味....

  不过...是奇怪,连一条小鱼都没有!!看着网不断的起上来,心中却想着:"难道这样就能找到尸体?这里水流这麽强,有的话..早就流走了...???"

  剩下不到三百公尺的长度了,再不用半个小时应该就能起完了,.."嗯..如果真让我找到尸体的话...至少也有三支嘉奖..不过..没有找到的话..顶多也只是被骂而己.....划的来...."

  一阵"塔..塔..塔..塔..."的声音传来,打断了我的思绪...我往声音来源一看..只见网的二端扯的笔直..绞网机因绞不动而发出跳动的声音我连忙问:"怎麽了?"

  道士也一直不理我,只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我一下扯住他问:"到底怎麽了?你给我说清楚!"..道士这才像回过神来一样说:"....没什麽..可能是网子卡住了....海底的东西.."

  我放开他,详细的瞄他一眼,总觉的他...也说不上来,就是怪怪的..

  "那要怎办?",我再问道士;"我早看准了,现在是大退水(大退潮),等一下再拉近一点就可以看到了!"

  突然一个船东靠过来,悄悄的对我说:"大仔,现在是退水没错,不过再退也只有两个小时...你看..现在都快八点了...那里会退再下去?"

  我怀疑的看着他.......不知道该相信谁..

  "老大仔...别的我不会啦!我每天在拼货(走私)..就靠流水吃饭..我没必要骗你啦...绝对不会再退了啦..."

  我想了想...回头跑去找阿兵哥,叫他们把军卡上的起重机放出来给我用..我叫两个船东来帮忙,将钢索的头固定在网索上....

  我作个手势,阿兵哥就开动起重马达..很快的,又开始绞上来了,而且还比原来更快..道士见状急叫:"你们在干什麽?停下来..",便要向军卡那边冲过去,..我一把拉住道士,说:"干嘛?谁在作主?你?还是我?"

  我放开他说:"让我来吧!你休息一下...",说完我便回头,不想再看他,就在我回头的那一下子间...我似看到他对着我冷笑了一下..我再回头瞪着他:"你笑什麽?"..只见他像没事一样..说:"笑!?没有?....."

  没多久...水中出现了一团白影,这表示网中有东西......

  首先出现的是二具尸体,己经有点浮肿了,没见过....接着上来的..是一具.. ...不!是两具!..其中一个我认得,正是我看相片不知看过多少遍的那具,那具失踪的尸体!我几要以为我眼花了...它的手..己经肿的破掉了的那支手..我没有看错....我听到我後面发出了好几声惊叫声....

  这具几快肿成二倍大的尸体,它的手,正紧紧的抓着另一具尸体的右脚!都可以见到骨头了!这个被抓的尸体..一头白发...竟然是那个和我说过话的老头!!

  这一连串的不可思议...我双脚一软..跌坐在地上....不经意一转头!看到道士正直直的看着我,嘲角带着浅浅的笑...好像要告诉我什麽...

  我一惊...急忙爬起来...指着他:"干你娘!你看杀小?"

  在船东的扶持下..我跌跌撞撞的回到车上,用无线电,要求支援....

  分局的人一来,和军方一致决定封锁消息!

  刚从医院里回来的会长告诉我.:"那学获的学生说也不知道为什麽就下水..只觉得有人一直拉着他的脚...还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向他说..".只差一个了....只差一个了....就只差你一个了....."...只是..他的脚.......

  他的脚..却实是抓伤的......我摇摇头,不可能....一定是巧合....天下那里会有这种事?

  我把这个案子以意外结案,不然真叫我如这些学生所说的写上去?我可不想找骂!

  事情很如我意的结钳了,我的主管升官了,当然!我也接到派令,我能调回彰化了,这个案子结束後,我暂时可以清净一下子,.....

  并没有如那老头所说的,要死七个人!一切都是巧合!我这样告诉我自己!...明天就要走了,嗯....

  哔------,bb.call叫了,我拿起电话想回,没看过的号码...也不知道为什麽....我突然想起那个道士....叫什麽来着?

  我心里突闪过一阵不祥的预感.....这电话...!?

  是他!这个道士...我急忙回了电话....是一个女的接的...

  "我陈xx,请谁找我?", " XX派出所的陈先生吗?我是XXX的太太,他以前是作道士的....", "是的!我知道他..有事吗?",我心中那一股不祥的预感愈来愈强烈...

  "他....昨天出去到现还没回来..他跟我说过..如果他出事了..叫我找你...",我一听到他这样说....我只想到一句话...

  "差一个...还差一个......."

  我急忙告诉她,要她立刻到派出所来...不会真的....会长听我叫他,马上就过去急急问:"什麽事?公园又怎麽了?"

  我二话不说就会长到公园去....还没进去里面...我就2道一定又有事发生了!门囗一堆人围在那里,我推开人群....还没进去就被一个警员挡住了"学长..上次你们到我们这里来破案还不够吗?这次又要来干嘛?"

  会长和我都楞了一下,我清清喉咙,:"学长,里面的好像是我朋友....我想去看一下.....没必要这样吧!"

  一到海滩...不用看...果然是他!我征征的说不出话来....不可能的!世界上不会有这种事的!!

  就和第一个死尸的姿势一模一样...面部朝下....

  我想告诉这个警员...千万小心...但是,我一抬头..就看到他那浅浅的冷笑,和那天道士一样的冷笑....那个眼神...彷佛在说:"别管我......还差一个.."

  我吞下了己经到喉头的话.....

  回到彰化的第二个早上,我看到一个并不显眼的新闻.....

  [XX讯] xx县XX派出所警员胡XX,於本月二十一日,在该管区的XX公园,因发现有人溺水,奋不顾身的跳水救人,不幸英勇殉职,胡XX是警校第XXX毕业,平常表现良好,二十一日下午,经过...............

  我看着他的相片....还是带着那麽一点的微笑....一点诡异的.....

. 午夜的林投公园笑话 , 午夜的林投公园的笑话 , 关于午夜的林投公园的笑话
手机看笑话就上牛擦网笑话手机版 http://m.6ca.net
笑话地址:【午夜的林投公园】http://www.6ca.net/xiaohua-16461.html
哈哈日期:2012-7-4 点击:845
Ctrl+D 收藏 字体: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打印】【关闭
恐怖故事 推荐笑话点击排行
  • 厕所遇鬼
  • 阿梅还魂
  • 短命鬼的故事
  • 见鬼
  • 尸变
  • 凝露兰草
  • 车震专用车,爽
  • 裸体模特
  • 少妇的诱惑
  • 奥特凤, 秒杀,哎呀,笑死我算了!
  • 最新20条经典段子
  • 其实吧,生男生女都一样。
  • 友情链接:牛擦笑话 王山山 显IP个性签名 链接平台 链接 >>
    © 2010-2020 6Ca.Net 牛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SiteMap